咨询热线:0318-8333454

重庆二十一兵工厂搬迁铜罐驿前后

发布时间:2021-02-16 20:38

  抗战期间,位于重庆的二十一兵工厂由于易受日军飞机袭击,部分分厂、车间开始向铜罐驿迁移,当时笔者“负总责”,任“办事处处长”。

  铜罐驿距重庆90余华里,是一个依山傍水的小乡镇,地处长江上游,居住着两千余人,只有水路交通没有公路,从重庆沿长江步行亦可前往。那里的农民以种稻和柑橘为业。该处曾有兵工署第一兵工厂筹建处,本打算利用成渝铁路隧道和山腰上的山洞为基础建厂,因与当地农民关系紧张,竟激化成互相残杀,实在待不下去,只好撤出。兵工署就把这个残缺不全的厂址交给二十一兵工厂,也就成了我们在铜罐驿建厂的厂址。铜罐驿铁路隧道有三个,是东西向,从东头第一个隧道到西头第三个隧道全长共约2000米。洞内均为自然状态,到处淌水,地面洞壁都高低不平。经丈量,长隧道可将轻机枪厂机器装上,短隧道可容下迫击炮厂的设备,中间的小隧道正好安装一台445马力柴油发电机,如此,发动机在中间也便于输配电。再在各隧道间盖些简易平房,基本就可满足轻机枪和迫击炮两厂的需要。工具厂就设在山腰上那个天然洞里,那个山洞距路基约200米高,洞内有500平方米一片大平地,安装工具厂的精密机器和仪器也足够用。洞内温度变化较小,也合乎工具厂要求。只是地形高了点,但其产品没有重大器件,搬运也不成问题。生产场地就如此安排下来。至于办公室和宿舍则需另选空地。建办公室和宿舍的选址原则是,不占良田,尽量利用山边空地,这样与农民的矛盾小了,但增加了我们建厂的难度和费用,须加设排水沟渠,以防山洪。我们从修整隧道,修路,建桥,建房,搬迁机器,到复工只用了一个月,可谓神速。这种两千米长条的工厂,在全世界也少有。

  由于抗战的需要,我们的建厂原则是先生产后生活。因此在开初一段时间,虽复了工,职工生活还不太方便,家属不能同时进入,暂时都需要住在拥挤不堪的单身宿舍,有的还要住在厂房里。但为了抗战,职工们对这些都不计较,以全力投入生产。为保证生产,要求工人和当地农民的关系一定要搞好,我们适时提出安民布告,要军民相互友好(我们是军方),并由工厂的警卫组成巡逻队到镇上巡逻,保障当地居民安居乐业。尤其是公休日和集市日期,更要加班巡逻,对工厂职工严加教育,规定不得侵犯居民利益,倘若发生纠纷,职工应负主要责任。为了便于与地方沟通信息,我们又聘请表现较好的保甲长为联络员,居民有意见也可通过他向工厂反映。由于我们建厂注意到保护农民利益,加上工厂也给农民创造了就业机会,消费的人口增加了,乡镇上的商业也随之活跃了,农民对我们有了好感,彼此相安无事,工厂得以专心从事生产,并继续进行厂区建设。

  二十一厂向来注重职工的业余生活。到了铜罐驿,远离总厂,当地又没有娱乐场所,如长时间不能解决势必出现问题,于是在生产进入正常时,立即修建俱乐部、灯光球场、演出台等,把篮球、排球、棋类、京剧、图书阅览等项活动都开展起来,还聘请了专职京剧教师、球类教练。同时又建起完全小学、医务室,使职工们的子女都能正常读书,一般疾病也能得到及时治疗。就这样逐步将铜罐驿办事处建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生产和生活工厂小区。同时尽最大努力扶持乡镇市场,使职工及家属都能买到生活必需品。李厂长对此颇为欣赏,他经常利用假期到铜罐驿休息,还把他中学时的老师张继带去参观,(张继是中央委员,是政府颇有影响的人物),但他从来也不带自己的亲属来玩,他就是这么一位公私分明,严于律己的人。

  这里毕竟不是世外桃源,在铜罐驿也曾发生过不愉快的事。1940年以后,毛仁凤特务组织要在兵工总署设稽查处,相应在各兵工厂也设稽查组,在铜罐驿设了稽查哨,他们是为防共而来的,并挤进工厂成了一个组成单位,名义上他们接受厂长领导,实际是受特务头子直接指挥。一次,突然有三个重庆警备司令部的工作人员来到铜罐驿,持李厂长的手条要找几个轻机枪厂的工人谈话,我知道李厂长是被迫才写了条子,可是我又如何处理这一难题呢?没有退路,接待了他们。他们说这几个工人涉嫌与某刊物有关,须带他们去警备司令部查询,简单说就是来抓人。我对工人要负责,不能轻易叫他们把工人抓走,但又无可奈何!于是跟他们周旋。先是把这几个工人的生活、工作、文化等情况作了介绍,告诉他们有的还是文盲,怎么可能与刊物发生联系呢,并说明,这几个都是生产上不可缺少的工人,离开岗位后会影响生产,希望他们就地询问,等等。我明知道对他们讲这些等于是废话,但还是要讲。他们表面上同意我的说法,但借口无权做主,没有挽回余地。我只好提出请他们不要用抓的形式捆绑工人,因为他们没有犯罪,并要求容许我单独同工人个别谈谈话,他们答应了。在同工人们谈话时,我先把遇到的问题告诉他们,看来来者不善,然后问工人们有无违法之事,他们都表示问心无愧,可以坦然前去。我问他们还有什么事要向家属转告,并主动提出请他们把身边值钱的东西留下来,我愿代他们转交给家属,还答应工资和工厂的福利品都照发,希望他们尽快谈清楚回厂。就这样,几个工人跟着来人走了,没有捆绑他们,可是在我看不见他们时,特务们如何对待他们则不得而知。我忧心如焚,倘若这些工人出了差错,我将如何面对其家属!事出后,我时常找稽查哨的人,追问工人们的下落,直到得知他们已弄清事实,才放下心来。此后将他们分配到其他工厂,只有白宗易一个人回轻机枪厂。这几个人里边有曾在大溪沟时组织抗日宣传队的刘宗灵。解放后,他在重庆南岸一个工厂任党委书记,我们成了好朋友。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产品中心 公司新闻 行业资讯 技术文章 安装现场 公司简介 联系方式

联系人:王经理

电话:0318-8333454 传真:0318-8333454

地址:河北省 - 保定市 枣强县富强北路259号

二维码
Copyright ©2015-2020 彩票开奖结果【真.好玩】 版权所有 彩票开奖结果保留一切权力!